浦城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6763|回复: 0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韩非之于荀子,是否如亚里士多德之于柏拉图

申博官网注册主页

3

主题

7

帖子

47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47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9-11-10 16:20:35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战国最后一位大儒荀子有两位著名的学生李斯与韩非,皆为法家人物。司马迁在《史记》中将韩非与老子同传,其中记载:“韩非者,韩之诸公子也。喜刑名法术之学,而其归本于黄老。非为人口吃,不能道说,而善著书。与李斯俱事荀卿,……”司马迁深明韩非的学术旨趣,韩非从儒家学而喜刑名法术,且归本于黄老,此中消息亦令人回味。
            翻阅《韩非子》全书,韩非对老师荀子的称说极少。明确提及荀子的仅《难三》篇有一句“燕子哙贤子之而非孙卿”,“孙卿”即荀子。而就是这一句,也曾遭人质疑,认为当非出自韩非之手。古代学者也早就注意到了这个问题,清代苏时学在其所著《爻山笔话》卷八中说:“韩非既为荀卿弟子,而书中无及荀卿者,唯所举厉人怜王数语,则荀卿遗春申君之词也,非袭之亦若不知其为荀卿者。盖非之傲慢不逊,方且毁五帝而罪三王,视天下古今之人曾无足当其意者,而何有于荀卿也哉!”指出韩非不仅不提及老师,而且引述老师的观点时如“不知其为荀卿者”,径直批评其为傲慢不逊。
            韩非所举厉人怜王数语,出于《韩非子 奸劫弑臣》末段。韩非此文虽未明写“孙卿曰”之类的词语,却未必如苏时学所说“袭之若不知其为荀卿者”,这里有两种可能。一是古人引文并不像今人一样严谨标明出处,如《史记》袭用《尚书》《左传》《战国策》之文,《汉书》袭用《史记》之文,均是如此。韩非在《内储说上七术》中引述《商君书·靳令》之文时标其名而写成:“公孙鞅曰:‘行刑,重其轻者。轻者不至,重者不来,是谓以刑去刑也。’”但他将《商君书·靳令》删节修改成《饬令》来充实自己的学说时,就不再标明其文源自公孙鞅或《商君书》。先秦之人著述体例大抵如此,他将师说稍加改写后不题“孙卿曰”也就无可厚非。第二种可能是如清代学者汪中所指出的“《奸劫弑臣篇》‘厉怜王’以下与荀子与春申君书略同,此韩非之文,因篇内有‘庄王之弟春申君’云云而误作荀子与春申君书,是《国策》之谬也。”此段文字也不见于今本《荀子》,很可能原本就是韩非之文,而不是荀子的文章,只是汉朝人将它错误地编入了《战国策》和《韩诗外传》。若果如此,“傲慢不逊”就无从说起。
            而从《韩非子》全书来看,即使韩非直接引述称说荀子之言甚少,却并非不取用荀子之学说。如《韩非子 说难》就取用了《荀子 非相》“凡说之难,以至卑遇至高,以至治接至乱,未可直至也”的旨意与用语。除此之外,如《孤愤》篇就化用了《荀子 君道》篇“人主有六患”之说,指出当下的情形是“君主身边的左右近臣不一定有智慧,但君主听取了某些智慧之人的言论,却要和近臣来讨论这些智慧之人的情形,这便是与愚人来评论智慧人了。近臣不一定贤良,君主欣赏某些贤良之人而加以礼遇,又与近臣来讨论贤良之人的行为,这就是与不肖之人来论定贤良之人的行为。这就造成了智者反而由愚人来决断,贤者的品行反倒由不肖之人来衡量。”再比如,韩非与其师一样认为人性本恶,“好利恶害”,“喜利畏罪”(《韩非子 难二》)。《荀子·非相篇》云:“舍后王而道上古,譬之,是犹舍己之君而事人之君也。”韩非在《五蠹》篇里也同样认为:“然则今有美尧、舜、汤、武、禹之道于当今之世者,必为新圣笑矣。”均主张“法后王”。
            韩非还有师从《荀子》之意,但在文字表述上差异较大的地方。如《难势》“应《慎子》”一段文字对慎子势治学说进行责难辩驳,实是根据《荀子 解蔽》“慎子蔽于法而不知贤”的观点来批判慎到的“唯势”论。
            又如《荀子·君道篇》云:“君者,何也?曰:能群也。能群也者,何也?曰:善生养人者也,善班治人者也,善显设人者也,善藩饰人者也。……不能生养人者,人不亲也;不能班治人者,人不安也;不能显设人者,人不乐也;不能藩饰人者,人不荣也。四统者亡而天下去之,夫是之谓匹夫。”韩非承其意而发挥为《功名》之文:“立功者不足于力,亲近者不足于信,成名者不足于势,近者已亲,而远者不结,则名不称实者也。圣人德若尧、舜,行若伯夷,而位不载于世,则功不立,名不遂。故古之能致功名者,众人助之以力,近者结之以成,远者誉之以名,尊者载之以势。”
            由此可见,韩非实有不少地方采用师说承袭荀子之意。了解此点,对正确理解《韩非子》文意亦有帮助。《韩非子 有度》篇中说到荆、齐、燕、魏四国之“亡”,其实,韩非所谓“亡”,实本于荀子之说。《荀子 君道》云:“故人主无便嬖左右足信者谓之暗,无卿相辅佐足任者谓之独,所使于四邻诸侯者非其人谓之孤,孤独而晻谓之危。国虽若存,古之人曰亡矣。”韩非论及的四国之“亡”是指君主权势衰微,不能掌控国家大权之意。
            上述种种,皆可推论韩非虽然较少提及荀子,却并非傲慢不逊弃之不顾,反而是对荀子之说有所取资。与之相比,《韩非子》书中大量提及老子,不但有专门解释《老子》的《解老》《喻老》篇,在其他篇章中也常称引老子。韩非为何如此热衷于老子学说呢?这一点前所引用司马迁之文已有所剖析,太史公进而论道:“韩子引绳墨,切事情,明是非,其极惨礉少恩。皆原于道德之意,而老子深远矣。”其实不仅韩非“归本于黄老”,就是他的老师荀子亦受到道家思想的影响,这和战国时代学术风气的变化相关。战国后期黄老道家和阴阳家思想盛行,荀子所论之“天”也已与孔孟之侧重道德义理、位格化之“天”有本质的区别,而侧重于道家自然之“天”。荀子《礼论》所云“礼者,断长续短,损有余,益不足”,此礼之功用与道家之天道已无甚区别。荀子受时代风气影响,提出人性本恶,主张化性起伪,伪起而生礼义,“体常而尽变”,故主张“法后王”,其论礼已有外化于法的倾向,说:“礼者,法之大分,类之纲纪也”,主张“人治”,道德不由内发而须靠外面力量的渐靡,故荀子论礼更强调一种外在的节制。
            韩非从荀子问学,在此基础上更集道家、法家学说之大成而成一家之言。韩非多称说老子,主要是由其学说之重心所在使然,老子学说是其构筑自己法术学说的理论基础,在此基础上又有所扬弃。比如老子所说的道,是一种先于天地而存在的假想物,它是产生天地万物的总根源。韩非从这一点加以引发,认为道既然产生万物,那么道也就是判定万物是非的准则,所以他在《主道》中说:“道者,万物之始,是非之纪也。是以明君守始以知万物之源,治纪以知善败之端。”韩非认为,道作为整个宇宙发展的客观规律,支配着包括人类社会在内的万事万物,它在政治领域中的体现,就是顺自然之道而立的反映社会现实要求、指导各种社会活动的“法”。韩非主张法治,其哲学基础就在于此。
            老子主张因顺自然而虚静无为,放手让民众“自化”“自正”(第五十七章),让社会自然地发展,反对人们对社会的强行干涉。而韩非所说的虚静无为是要臣民遵守顺自然之道而立的“法”, 君主则在臣民依法办事的情况下虚静无为而不再去干涉臣民,即《主道》所说的“人主之道,静退以为宝”,这显然源自老子的“清静为天下正”(第四十五章)和“不敢为天下先”(第六十七章)的思想。由此生发,《主道》就要求君主“有智而不以虑”,“有行而不以贤”,“有勇而不以怒”,应该利用臣下的智慧、才能和勇力。这样,“有功则君有其贤,有过则臣任其罪”,是“臣有其劳,君有其成功”。韩非的无为思想还包含着一个重要的内容,即君主不暴露自己的欲望和见解,“见而不见,闻而不闻,知而不知”,使臣下无法算计自己。这是一种驾驭臣下的阴谋权术,是“道在不可见,用在不可知”的思想在政治领域中的具体运用,这无疑也是对道家神秘莫测的道术思想的一种发展和利用。
            至于韩非为何较少提及自己老师荀子,主要是由于学说重心已有不同之故,同途而殊归,故不便明言引述,但在行文中却往往化用,将荀子之说潜化于书中,故读者往往不易察觉。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大浦城论坛

GMT+8, 2020-6-10 18:49 , Processed in 0.110107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申博官网注册主页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网站地图 凌龙棋牌大厅下载 辽宁棋牌 黄金海岸棋牌
申博官网33 申搏官网下载 126suncity.com 澳门真人赌场攻略
彩虹网站直营网 好日子彩票网址 至尊彩票会员中心登入 bet365娱乐场
97玩棋牌戏中心 棋牌游戏黄金城免费 三晋棋牌大厅下载 欧乐棋牌
棋牌室营业执照好办 辽宁棋牌下载 青岛红心棋牌室 亲朋棋牌多开器
82ib.com 557XTD.COM 987PT.COM uk138.com XSB838.COM
638XTD.COM 716SUN.COM 195sun.com 388BBIN.COM S6189.COM
286sunbet.com 163jbs.com 718jbs.com 22sbsun.com 179SUN.COM
77sbsun.com 88sbib.com 8NTS.COM 698XTD.COM 519psb.com